您的位置:首页 > 作文 > 情感文章 > 正文

[谁是奥运会的创始人]谁是奥运大英雄?

【www.chuban323.com--情感文章】

    奥运会是群雄逐鹿,跟咱们这些俗骨凡胎比,可以说1万多健儿都是英雄。但英雄扎堆儿了,就跟美元一样要贬值了,所以一般的英雄,人们已经不大关注。例如中国的4乘1接力,天上掉馅饼,居然闯进决赛,已然创造了历史奇迹。可是记者招待会准备好了,矿泉水都一瓶瓶矗立在那里了,记者却一个没来,只好宣布取消。原来人家都去大英雄那边扎堆儿了。大英雄是谁?当然是牙买加“飞人小分队”也。虽然泛泛来说,站在国旗下咬着三种饼干的都可算大英雄,但这个仪式一旦俗套了,人们最拥戴的,还是那些最具内在“英雄气质”的勇士也。

    要推举本届奥运的大英雄,可能众说纷纭。人们想到最多的,大约总是本国的健儿。但我们“举贤且避亲”,先不说中国大陆,光说其他代表团的,有几位大英雄,恐怕是公认的吧。

    第一位是“浪里白条”菲尔普斯,身长腿短,手宽脚阔,天生的水中豪杰,独得8金如探囊取物,却既不紧张,也不骄横,气度和蔼,一脸童趣。他谦虚地学习中文,一遍遍把“果汁”读作“果鸡”,可爱之极。只要他一入水,俺就想起那句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”。菲尔普斯堪称本届奥运之“齐天大圣”。

    第二位是“陆地黑豹”博尔特,发令枪响之前,先给中国人民表演一个哑剧片段:“会挽雕弓如满月,西北望,射天狼”。于是枪一响,他就射到了终点。3块金牌,块块都是人类难以突破的绝顶。博尔特谱写了一曲激动人心的“天生我材必有用,山药蛋子能上天”,堪称本届奥运之“飞天大圣”。

    第三位是印度的宾德拉,好好地做着CEO,却默默地练着叭勾叭勾。在拥有百年战争史的中国,人人都能说出“三八大盖”、“王八盒子”、“马牌撸子”之类的枪名,出多少射击冠军都不奇怪。而在一个以“不抵抗运动”著名的国度里,谁会想到也能出现一个百步穿杨的养由基?他一枪揭开了印度个人金牌的帷幕,成了印度版的许海峰。乃至有媒体夸张地说:“印度人民从此站起来了。”宾德拉完美地阐释了一个道理:“别以为大象不说话,就是睡着了。”他堪称本届奥运之“民族圣雄”。

    第四位是德国举重冠军斯坦纳。他在领奖台上拿出亡妻的照片,含泪亲吻,是爱情的力量使他举起了超过训练成绩8公斤的杠铃。他为奥运会增添了一个“爱”字,斯坦纳堪称本届奥运的“情圣”。

    第五位是德国的“体操奶奶”丘索维金娜。她本是与李宁同时代的乌兹别克斯坦体操女郎,33岁了却仍征战在奥运赛场,跟16岁的小妹妹同场竞技,居然还斩获了银牌。这一切,都是为了给她身患白血病的儿子挣取医疗费。谁说人做事不能有“功利之心”?合乎人性的功利,同样可以感动世界。丘索维金娜活生生地诠释了“母爱”二字,堪称本届奥运的“圣母”。

    第六位是中华台北的苏丽文,被韩国的奥运冠军击伤后,教练将她背下场去,仅过6小时,又带伤上阵争夺铜牌,以“盘肠大战”的精神,连续十几次倒地仍占上风,坚持到最后一刻,第14次被击倒才功败垂成,多少观众为之落泪。她也活生生地诠释了两个字:“神勇”,堪称本届奥运的“第一超女”。

    ……还有很多,不用列举了。当我们这样排列英雄的时候,就既尊重了奖牌,又超越了奖牌。

    当然,排列英雄的方法有很多种,最复杂的就是《水浒传》里的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排座次,至今学者们还在研究其奥秘。英国《卫报》8月20日发表文章说,与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一样,北京的奖牌榜是按金牌总数排列的,中国名列榜首。但在美国,这一榜单是根据奖牌总数排列,美国列在第一。在澳大利亚,统计委员会认为,更好的计算方式是按人均计算奖牌数量,牙买加排在世界第一,随后是斯洛伐克,第三就是澳大利亚。而欧盟呢,将参赛国家根据经济区域排序,欧盟各国合起来跟中国美国比,你猜怎么着——欧盟第一,比中国和美国拿的奖牌总数还多。

    但最聪明的还是英国,他们找来一队精英数学家,在计算机上一顿猛敲后,认为各项比赛的金牌含金量是不可等量齐观的,诸如自行车、赛艇和帆船等“坐姿”运动,显然具有更高的难度、更强的观赏性和更深刻的体育精神,应该比那些“站着”比赛的项目具有更高的权重,而一切与战争有关的运动(射击、射箭、击剑),以及奇怪的东方搏斗术(柔道、跆拳道、古典式摔跤),都违反和平奥运的理念,还有举重、球类或者4人以上团队的比赛,显然都包含了极大的非科学因素,应该降低其权重。也就是说,坐姿运动的1块金牌,应该计算为3块,一般站姿运动的金牌,计算为2块,球类、射击、体操、举重、跳水等,则实事求是,计算为1块。这样计算的结果,大英帝国的金牌和奖牌总数,名列第一,堂堂的日不落帝国,威风依旧在,莫道夕阳红。

    孔和尚看了哈哈大笑,认为应该给英国再授一面“奖牌榜技术创新”金牌。俺以前多次批评中国的“金牌意识”,一直号召国人向英美学习,现在知道自己又犯了“狭隘国际主义错误”,原来中国的金牌意识也是跟国际接轨的结果啊。

    美国《纽约时报》8月21日发表文章,题为“中国崛起的不只是金牌”:中国将在本届奥运会上取代美国坐上金牌榜的头把交椅。让我们习惯这种改变吧。今天,中国体育的崛起让我们感到眩晕。明天,中国还将在艺术、商业、科技和教育方面留下同样超越我们的足迹。我们所熟悉的那个由美国和欧洲主宰的世界是历史的异象。直到15世纪之前,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还是中国和印度。现在,世界正在恢复它的常态,一个强大的亚洲又回来了,我们将不得不习惯这种改变。正如现在很多美国人能够分清印象派画家马奈和莫奈的作品一样,我们的孩子将来会知道“秦”和“清”是两个不同的朝代。

    孔老师从来不信美国媒体所散布的中国如何强大起来的论调,但孔老师非常敬佩美国媒体这种“居安思危”的敏感意识。美国的民族精英,其实从来没有放弃过“年年讲,月月讲,天天讲”,因此,他们才能长期保持强大,他们的人民,才永远不需要弄明白“秦”和“清”有什么不同,人家的孩子,才可以看着好莱坞,嚼着口香糖,吃着麦当劳,做着永远的英雄梦。

    晚上从鸟巢回来,夜空美丽得如同梦幻。半轮明月仿佛横陈在碧波里,流金荡彩。摸到一家东北馆子,狠狠吃了一大盆“乱炖”,土豆粉条一下肚,浑身的英雄气都激发开了。回家看到《中国青年》08年15期刊登了我的《贺龙元帅的情缘》,改名为《一个人带出一个军》,这也是一种英雄豪气啊。到底什么是英雄呢?想起俩月前,在盛大文学公司的成立典礼上我曾写下一段寄语:“盛,是一个多音多义字。既有形容词的盛sheng,也有动词的盛cheng。一项事业如果要盛大起来,那首先应该能够盛下许多思想和许多智慧。”

    英雄也是如此吧,仅仅跑得快、跳得高、投得远、举得重、打得准、翻得美、灭得多……那只能算“能人”或者“劳模”。要成为英雄,则还要加三个字,那就是“盛得下”也。

 

谁是奥运第一人 谁是奥运会篮球最强的人 谁是奥运会跳高获得金牌的中国人 谁是奥运会跳高获得金牌的人 谁是奥运会的冠军 谁是奥运冠军的摇篮 谁是奥运会得金牌最多的人 谁是奥运会志愿者

本文来源:http://www.chuban323.com/zuowen/8550/